圍巾女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你這一年來幾乎寸步不離

想到這里,他溫和地道:“金逸,你去召魯少傅過來,孤有些事情要問他,今天晚上就讓你師兄守衛,你不妨出去散散心,也是壓壓驚。”

夏金飲料店逸感激涕零地道:“多謝殿下厚愛,屬下情愿服侍殿下。”

李安笑道:“放心吧,今晚我不會有時間了,你這一年來幾乎寸步不離,想必也是很勞累了,今日之事,孤也沒有什么法子補償你,就放你飲料店一天假,出去好好散散心,多帶幾個屬下,免得有人趁機暗算。”

夏金逸連忙拜謝道:“多謝殿下恩典,屬下這就去請魯少傅。”

李安擺擺手道:“你去吧,有些事情孤也無可奈何,你也不要掛在心上了。”夏金逸眼色一動,低聲道:“屬下身份卑微,生死事小,可是殿下的尊榮卻被人踩飲料店在腳下,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”李安神色微微一變:“罷了,不要多說了,孤先去太子妃那里看看她,你去請魯少傅吧。”夏金逸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,低垂的目光中滿是得意之色。

坐在很久沒飲料店有進入的書房里,李安靜靜的看著坐在對面的魯敬忠,良久,他才淡淡道:“你也要勸諫本王殺了夏金逸么?”

魯敬忠恭恭敬敬地道:“夏金逸生死臣并不關心,只是鳳儀飲料店門若因此事和殿下離心,這就得不償失,若是殿下舍得,臣自然是希望殿下不要因此得罪鳳儀門的。”

李安惱怒地道:“鳳儀門也太不把孤放在眼里,夏金逸不過是個幸臣,既不能傷害孤王的大業,也沒有和她們飲料店爭奪權勢的本錢,她們也太囂張了。”

魯敬忠笑道:“這也是遷怒罷了,殿下你作的一些事情在臣來說只是風liu韻事,可是在她們來說未免難以容忍,可是又不能責怪殿下,只好找夏侍衛出氣了,殿下如今已經保住了面子,接下來就該好好安撫她們一下,現在局勢對我們并非十分有利,殿下不可自毀長城啊。”

李安點點頭道:“少傅說得有禮,你說當日究竟是誰殺了梁謹潛,害得孤有口難辯?”

魯敬忠皺眉道:“說起這件事臣也想過,想來想去,除了雍王,還有兩個人嫌疑最大。”

李安感興趣地道:“我上次問你,你說雍王嫌疑最大,只因殺了梁謹潛,得益最大的就是雍王,可是如今你又說多了兩個人,這個人是誰呢?”

魯敬忠淡淡道:“齊王李顯、慶王李康都有可能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